作者: xuanxuanlu

出處: http://www.tudou.com/home/diary_v12625420.html

(如須轉載,請先PM作者)


95~99年JR.全盛期的J.Senior,MA和大野智

 

今天来写个科普文 ,主要是关于小大的JR.时节,内容涉及到J.Senior和MA,少爷和NINO也会提到。


95年随着TAKKI加入J家以后,JR.也进入了全盛期,当时的JR.可以粗略的分为两个团体,一组是所谓的黄金人气组,这些人主要是在95年以后加入J家的,几乎是TAKKI的后辈,活动多样广泛,电视出镜率高,认知度高。代表人物有岚的二宫,相叶,松本,关8的锦户,涉谷,另外还有山P,生田等等。另外一组就是以J.Senior为代表的JR.中年龄相对比较的大的团体了,这些人大部分是TAKKI的前辈或者是TAKKI的同期,主要以舞台和舞蹈为中心进行活动,与黄金组相比,电视出镜率不高。代表人物有岚的大野,樱井,还有MA的町田,屋良等等。其中大野,町田和屋良是舞台KYO TO KYO的主要人物,樱井虽然主要在东京活动,但由于学业兼顾问题,人气波动很大,他本人也说过,每次从学校回来都会被安排到群舞的最后一排,并说这是必然的事情。

首先来介绍一下J.Senior 
1995年结成,初代成员是V6的坂本昌行,長野博,井ノ原快彦,以及佐野瑞樹,原知宏(退社),喜多見英明(退社)
初代成员的代理成员有V6的森田剛,以及国分博(退社),小原裕貴(退社),儘田修司(退社)
第二代成员是岚的櫻井翔,MA的屋良朝幸,米花剛史,町田慎吾,以及松本淳一(退社),高橋譲(退社)

大野和町田慎吾虽然不是J.Senior,但都属于当时JR.中的年上组,虽然当时JR.的总领头人是TAKKI,但年上组对于TAKKI来说是个唯一的难题,J家年上组的人大部分是TAKKI的前辈,就算TAKKI是总领头人,面对自己的前辈当然不能像对待后辈那样处事,老俱10年6月18日那期的嘉宾是TAKKI和屋良朝幸,他俩就提到了这个问题,屋良朝幸说当时以TAKKI为首的黄金组是闪闪发光的人气组,以J.Senior为首的年上组则处于黑暗面。
跟黄金组相比,以J.Senior为首的年上组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演艺界存活下来的极少,V6出道的比较早,在这里就不算做JR.里的年上组了,所以说年上组存活下来的只有岚的大野,樱井和MA的成员,出道的则只有大野和樱井
 
对于当时的J.Senior来说他们对于自己的地位是非常不安的,屋良说过自己明明是10代,为什么要叫做Senior。当时的JR年上组在黄金组大活跃的时节,应该也从心底某处认为自己是被抛弃的存在,所以JR年上组在95~99年黄金组大活跃的期间,退社离开的人不计其数,计划退社离开的人也有很多,其中包括大野和樱井。
不过在另一方面,在95~99年期间,为了在黄金组人气爆棚的缝隙中生存下来,年上组中留在事务所的人采取的措施就是磨练自己的本领,加强舞技、唱功和表演等等,其中舞蹈是他们共同追求的一个目标,当时都处在10代反抗期的他们,为了和光鲜亮丽的黄金组区别开来,也为了证明自己,标新立异,他们拼了命的磨练自己。大野的膝盖也是这段期间被折腾疲劳而留下的疾患。JR年上组的自尊也是相当强烈的,TAKKI说过当时他不知道如何与年上组传达演唱会构成,为了让演唱会顺利进行,也为了尊重作为前辈的年上组,担任JR.演唱会总演出和构成的TAKKI面对年上组总是全权交给他们负责自己的部分,他都是把定好的时间段给他们,至于要做什么,跳什么,唱什么,就全权交给年上组自己决定了。

97年黄金组大活跃的时候,说实话年上组的地位是很暧昧模糊的,和黄金组那些充满偶像风的JR.们不同,TAKKI无法随意管理,但年上组的很多人能力都很高,尤其是舞技和表演。当时正好爷爷想着要把J家的舞台活动范围扩展到关西,加上京都的新剧场建成,于是爷爷就把年上组的几名送到京都出演舞台,换句话说就是黄金组留在中心地负责赚取人气,扩大J家知名度,而年上组则被派到边疆负责扩展J家的事业,然而京都KYO TO KTO这两年的时光对于10代的少年来说是十分煎熬痛苦的时期,第一次离开父母生活,一天5场公演的超紧凑日程, 初期几乎没有什么观众的虚无感,以JR.为中心并要由JR.自己做舞台座长的重压感,前途茫茫的飘渺感,认为自己是处在黑暗面的被抛弃的存在的失落感等等折磨着这些在京都奋斗的年上组成员。大野就是其中一员。

以前大野的性格可不像现在这样是个与世无争的软面包,他自己也说过当有比自己舞技差的JR.后辈突然跑到前面拿起话筒唱歌时,自己也觉得很不是滋味,并认为当时自己是不受认可的存在。虽然小大我行我素的基本性格没有改变,但很明显JR.时期的他还是很好胜的,而且可以说是个很有性格的人,要不然斗真说他是传说中的JR.呢。在管理严格的J家,小大可以独树一帜的被默认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有JR.都在练习的时候,小大可以自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在日程安排明确的J家,小大则是自由参加型的上音乐节目,众多JR.都害怕的编舞老师面对小大也是毫无办法,当年的小大带金项链,穿很潮流的休闲西装,穿挖得很深的V字领,这都可以证明小大在JR.中是个特殊的有性格的存在。另外在KYO TO KYO公演期间,因为严酷的日程、练习量和表演量,很多JR.都放弃了,要不重回了东京,要不就直接离开了J家(不少退社的JR.进入了男公关世界,这也是99年小大考虑退社去当男公关的原因之一),而小大坚持到了最后,这也可以看出他有多么的“狠”。这已经近乎自虐程度了。但也正是这黑暗的2年,多少圆滑了小大的性格,锻炼了他的意志,磨练了他的本领,培养了他领队的意识(98年KYO TO KYO小大作为座长带领JR.们成功完结了舞台长征)

KYO TO KYO的严酷日程让很多JR.都负伤了,也有因此退社的人,98年最后一场公演结束时,很多JR.都哭了,当然也包括大野,小大在这2年亲眼看着自己的伙伴一个个的离开J家,同时他也考虑到了自己的前途。年上组JR.们的眼泪中包含着无数说不清的故事,另外当时小大腿也负伤了,但他作为座长,硬是撑到了最后。

在JR.期间给小大很多影响的人是原知宏,98年KYO TO KYO最初的座长其实也是原知宏,98年4月以原知宏(退社),大野智和田中純弥(退社)3人为中心结成了T.O.P-J,为的就是那年的春季公演。

(上图为T.O.P-J的中心三人

当时T.O.P-J的老大原知宏自然就担任了座长,98年的KYO TO KTO就是以T.O.P-J为中心进行的,但后来原知宏为了参加舞台MASK回到了东京,那么当时的第二人者大野就自然接下了座长这个任务,小大自己也说过自己的性格不是做领导的料,但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座长除了他没别人可以担当,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做了下去,另一个让他坚持下来的原因就是原知宏,原知宏是个典型的大哥哥气质的人,是小大的前辈,而且和小大经常在一起,并且十分照顾小大,小大也很依赖他,KYO TO KTO期间小大早上起不来的时候都是原知宏喊他起床的,原知宏每次看到小大赖床,就大喊一声,“大野,走!吃饭去”,然后小大每次听到这话就一跃而起。小大和原这个组合十分默契,看JR.时期他俩出现的镜头就能看出来,小大装傻,原知宏吐槽,配合的天衣无缝。原知宏对KYO TO KYO这个舞台的责任心很强,毕竟他是老大,虽然由于工作回到了东京,但他对KYO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小大也很清楚这一点,担任了座长的小大在负伤的情况下还能坚持到最后也有为了完成原知宏的信念的原因。还有就是小大作为座长的责任感了。T.O.P-J成员除了中心成员3人以外,还有10来人,但最后留在J家的只有大野智。每次想到这个,都能想象到小大在JR.期间忍受的各种复杂情况和感情。

KYO TO KTO结束后,没剩几个的年上组回到了东京,但当时黄金组人气已经处在绝顶,残酷点来说根本就没有年上JR.的立足之地,所以他们回到东京后,很多人选择了退社,留下来的大部分也都被安排继续表演舞台,比如说小大回到东京参与了光一君的MASK和少年队的PALY ZONE等,这期间MA作为PALY ZONE的伴舞结成了。大野智,町田慎吾,秋山純,原知宏,良知真次结成了MA,除了良知真次,4人都是KYO TO KYO的老战友。他们也是当时纷纷退社的年上JR.中仅剩的几名之一。其实这几个人当时一定也考虑过离开,小大多次在节目中说过了这个时期他已经跟爷爷提出离开了,其他几人应该也有过类似的经验,但由于他们出众的舞技和能力,爷爷拉着他们不放,为了延后关于退社的处理,爷爷不断让这些能力出众的年上JR.出演舞台,给他们工作,拖延他们离开的时间,尤其是舞技唱功表演都很出类拔萃的大野,更是让爷爷把他一拖再拖,最后则骗进了岚,很多业界人士都说当时爷爷神神秘秘的弄岚这个组合就是为了留住大野,因为如果让他知道,他一定会不回头的离开J家的。岚中除了樱井翔和大野一样是年上JR.,剩下的3人都是黄金组的人,这对于当时是自尊心极强且标新立异的年上组的大野来说,绝对是个无法想象的格格不入的组合,而且他当时是MA的成员,加入岚出道就意味着背叛战友,这对于他自身来说也是不可原谅的事情,事实上小大被骗出道后,由于内疚和人气对比一直提不起干劲,也一直在考虑离开的事情,看99年岚的活动就能看出小大和岚氛围的不协调,当时除了樱井翔是年上组JR,然后NINO一直和他关系很好以外,松本和相叶根本和他没什么交集,尤其是相叶,在岚初期的杂志采访中(具体是哪期杂志不记得了),NINO说过,岚结成当时最担心的就是大野和相叶的关系,相叶是超级认生的人,小大则是个超级自然体,而且话不多,在岚结成以前,大野和相叶几乎没有交流过,在休息室,认生的相叶为了和小大亲近,拼命的找话题在小大身边跟他说话,NINO说每次看到这个场面都会又想笑又担心,不过幸好叶子和小大一样都属于治愈系的自然体,而且出道时在外地住宿时,大部分都是叶子和小大一个房间,这样逐渐的,小大和叶子也亲近起来了,NINO在采访中说过,出道当时超级担心他俩的关系,但现在他俩关系好的在岚中数一数二。这有叶子拼命努力的去接近属于可怕前辈的小大的成果,也有小大逐渐适应岚的努力。

但小大对MA的感情一直都很深,可以说是被深埋在了心底处最深的地方,毕竟是离开同甘共苦的伙伴单独出道,一般来想也会内疚到死,事实上町田慎吾因为小大的出道感到了背叛也暂时离开了MA,确切的说是离开了J家,小大当时绝对是痛苦无比,各种不可抗力让他不得已成为了背叛者,也让最好的伙伴离开了自己,町田慎吾在采访中说过,岚出道后因为极度气愤,有几年只要岚出现在电视上就会马上关掉电视,这些真的是都可以想象的到,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当时在岚中给予大野力量和理解的就是樱井了,他是唯一一个同是年上JR.的成员,前文也提到了,虽然樱井的主要活动在东京,但由于兼顾学业,人气的波动很大,而且他是J.Senior的第二代成员,和大野一样考虑过退社问题,共同点相对比较多的樱井在当时给了大野很大的依靠,当然相同大野也给予了樱井很大的安心感。在JR.时代个子很小的樱井就和大野的关系很好,确切的说是小樱井很崇拜大野,第一次排舞的时候就被指令到大野后面看着他以他为标准跳舞,对于JR.时期和屋良朝幸一起共同追求舞蹈的樱井来说,舞技超群的大野是个偶像般的存在,大野和小樱井在JR.时期就是典型的大哥哥和小弟弟的关系。不过随着樱井的成长,小孩子个子长高了,变声期也过了,樱井对于大野来说既是后辈也是伙伴。所以樱井很了解大野对MA的感情。在MA中大野也是主唱,其实如果大野留在MA的话,舞技和唱功兼具的MA是很有希望出道的,但由于大野作为岚出道了,MA一下子失去了作为偶像组合的唱歌这部分,出道也可以说是成了泡影,所以99年,2000年这两年对于大野来说是因为出道而感到内疚、不安和不知所措的时期,同时对MA的人来说则是绝望,愤怒以及混乱的时期,MA对出道一直都是很渴望的,现在屋良朝幸还一直在说,自己的梦想是让MA出道,认为出道才是真正的起点,而MA现在一直处在起点之前的阶段。

经过了这段因为岚出道造成的混乱时期,岚渐渐上了轨道,MA也渐渐安定了下来,当时某杂志在做实现岚梦想的企划,轮到大野的时候,他提出的愿望是和MA成员一起出去玩和吃烤肉,然后这项企划也登上了杂志,下面就是杂志照片,可以看出小大笑的发自内心,笑中有一份安心感。仔细一想现在J家中是小大同期的只有MA了。


MA现在和大野樱井的关系都很好,要开第一次单独演唱会的时候首先通知的就是大野和樱井,大野和樱井也一起去看了那场演唱会,据说他俩在看演唱会开场大屏幕上出现MA成员名字的瞬间就哭成泪人了,尤其是小大,看着昔日的伙伴终于登上舞台开属于自己的演唱会,身为往日的MA成员,他的感触一定更加复杂,在MA亲自介绍成员的时候,摄影师很聪明的把镜头给了小大,小大出现在了大屏幕上,坐在他旁边的樱井不停的用手指小大,意思是他也是成员哦!小大则在微笑的点头。

写到这里真的很庆幸爷爷把小大和少爷安排到一个组合,小大也很感谢少爷在岚中的存在,在某杂志中小大说过这样的话【和翔君第一次深入的聊天大概是在我去京都之前,后来翔君也来京都参加KYO TO KYO的时候,我记得我们还一起在宾馆聊到过深夜。和翔君相处的时间很长,相互的成长过程都十分了解,不仅仅是身高,内面部分也是。最初他给我一种受气的感觉,总是说着【吵死了】然后自己就生起气来了(笑),当时我是没有欺负他啦,我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而已,我俩JR.时期的成长过程有些相似,他也一直和MA一起玩,最初作为岚出道时,我真的很庆幸翔君也在岚里面,该怎么说呢,翔君是让我感觉最舒服的人,很好说话,感觉不管是什么都能说的人,不用多想【这个说了也可以吗】,他从不把我说的话不当回事,总是能让我很自然的进行对话,所以我什么都能跟他说………】
大野和樱井的关系还可以从传说中的乐队ZEUS中看出来,当时年上JR.们受X-JAPAN的影响,大部分都迷上了摇滚,于是97年的时候在小原裕贵的组织下成立了摇滚乐队ZEUS,当时的成员是主唱大野智,吉他樱井翔、今井翼,贝司兼队长小原裕贵,架子鼓川野直辉,后来由于大野去了京都,这个乐队就在没有主唱的情况下练习,他们当时还很自嘲的说在单纯的练习演奏,岚的宿题君(07年5月28日,铃木杏嘉宾那期)中提到了这个传说中的组合,最初是松润提出的,比起少爷的侃侃而谈,小大则瞬间低下了头,样子就像是不关自己的事似的,我当时就很想吐槽【喂!话说你是主唱啊!别在那儿装傻】,NINO也在那期宿题中调侃的说ZEUS的代表曲是藤井FUMIYA的【TRUE LOVE】(明明是摇滚乐队代表曲却是抒情曲)。

这张就是当年以J.Senior为首的年上组一部分人的照片。

 

 

这张照片最突兀的就是NINO居然也坐在里面,NINO当年是黄金组的代表人物之一,但很意外的是他大部分很亲近的都是年上组JR,比如说小大还有小原裕贵,从现在的NINO大部分好友都是40岁以上的大叔这点来看,NINO是天生擅长和年长的人交往呢。第一次见到小大时,虽然误会他是工作人员,但小大当时可是传说中的JR.,面对这样的小大他居然毫不在意的没有用敬语,NINO在采访中说过【开始我不知道大野君是JR.前辈,所以我直接没有用敬语,而且我甚至认为他比我小……】,小大在采访中说【和NINO在一起的时候,比起跟他说话,其实我们就是单纯的黏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就是他主动过来黏着我,然后自然就成这样了,第一次见到NINO的时候,他就没有跟我说敬语,我还以为之前在哪儿见过他呢(笑),不过也因为这个和他相处的很自然……】,如果说樱井是大野的倾吐对象和知己的话,NINO就是大野的充满安心感的自然存在。大野在京都因为每天5场公演累的半死不活的时候,NINO还经常在晚上给他打电话,小大因为太累了,还有听着听着电话直接睡着的时候,也就是NINO在一边说的热火朝天,小大则无言的睡着了的情况。小大说过在少爷面前可以毫不忌讳的倾吐心声,那么他在NINO面前就是软绵绵的面包,任他蹂躏,接受一切,一转成为静静倾听的角色。所以说岚学里NINO感谢小大的时候说到了自己全部的事都跟小大说了,因为小大一直在默默的听,默默的接受。其实NINO的这种积极表现对于当时的小大来说也是一种救赎,虽然累到不行了,但是充满内心的虚无感和寂寞在NINO半捣乱半关心的积极表现中也不知不觉间得到了缓解。
 
写到这里发现无法总结了,我的目的就是要说说95~99年的年上组JR.们,当然主要是说小大,但写到这里发现无法作总结,因为这篇文章的结束是岚的开始。岚开始后的事情则更加多更加复杂,所以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我决定这样写。

大野智经历了相对黑暗的JR.时期,磨练了自己,圆滑了自己,在99年中下旬他被命运般的安排加入了岚,从那以后一个崭新的错综复杂的故事开始了……

文+翻译:xuanxuanlu


 

 


很感動

飯了兩年多,對他的過去不是很了解...讀了這個POST後,才知道智真的經歷了很多......

鑽研跳舞技術帶來身體上的創傷,遠走京都的寂寞感,以為不被賞識的挫敗感,認為自己是背叛者的自責感

真的是一種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到痛苦

想放棄也是人之常情

以前在番組都說過自己一開始是想離開的

他說因為每一天都很忙,太辛苦了

但看來這不是唯一的原因呢


最後還是捱過去了

雖然很大原因是被JOHNNYさん騙過去...(可能嵐真的是為了不讓智走而成立)

嵐出道後也因為自己的知名度不夠高而痛苦過

真是一場自己內心的戰鬥呢


感謝MA,在智最脆弱時的相伴

感謝四子,在智對前路迷惘時,讓智的心慢慢堅定下來

終於可以真心說出「能成為嵐,真是太好了」


最後,感謝xuanluxuan寫了這個POST

讓我更了解智

更想去追隨、守護他



,

tracyar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kuraimic
  • 我也感動了
    這年半以來,我好像也沒有花太多心思去仔細了解他們的過去
    阿智應該是個比在鏡頭前的他更有義氣的人,我深信的
    過去的努力,掙扎,他一定是很累了
    要他撐到今時今日,實在不容易
    真的真的,很想多謝我老公,NINO和AIBA
    特別是AIBA... 第一次知道,原來AIBA為了阿智付出了這麼多的努力
    感謝他們,陪伴著他,支持著他

    這塊軟麵包
    讓我們一起守護他
  • 好!(=´∀`)人(´∀`=)

    tracyarashi 於 2012/05/31 08:33 回覆